为您推荐

哲科亲笔疑:正在烽火放学会爱惜,正在顺转外教会永没有抛却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8-10-13 15:23:37分类:西甲联赛    浏览量:3次
旺财体育讯:
编者按:近日,罗马球员哲科在The Players' Tribune上更新了一篇亲笔信。对于哲科来说,他似乎是一个为逆转而生的球员。2012年,在曼城时隔44年后重夺顶级联赛冠军的最终一役上,他为曼城打入了至关重要的扳平进球。而在上赛季罗马与巴塞罗那的欧冠联赛1/4决赛次回合中,他在比赛伊始就打入一球,为首回合1-4落后的罗马吹响了反攻的号角。让我们看看他是如何讲述自己的足球故事的。全文如下:
德甲
我们完蛋了。我当时在替补席上想的只有这句话。
在比赛开始前,我们都认为曼城锁定了联赛冠军。尽管我们清楚女王公园巡游者将会为保级而战,但我们觉得自己的实力远远更强。当时的情况是,我们必须战胜他们才能确保赢得英超冠军。赛前,没人相信我们有可能会丢掉冠军。对于我们来说,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场面还很平静,直到第39分钟,萨巴莱塔进了球。半场比赛结束时的比分是1-0,我几乎开始放松下来了,想着“我们差不多快赢了”。
接着,下半场才开始3分钟,女王公园巡游者就扳平了比分。简直不可思议。
德甲
他们在7分钟后被罚下一人,然而后来却又进了第二个球。这一切都发生在下半场的18分钟内,砰、砰、砰,太疯狂了。
我还记得在他们打入第二球后那种苦涩的情境。曼奇尼站在场边,对每个人都是愤怒不已的样子,一直喊着“去你X的!振作起来啊!X的!”之类的话。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在对谁这么说,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就是在咒骂着。
我当时以为我们完蛋了。似乎没人能够扛得住这种压力。队内都认为我们把就要到手的冠军搞砸了。似乎在这个伟大的赛季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们就要因一场比赛而失去一切了。最后,曼奇尼决定派我上场,我们一直在竭尽全力,但始终没有斩获。足球有时候就是这样,皮球总是飞出大门之外。
89分钟、90分钟……我们要完蛋了吧。
德甲
比赛到了伤停补时阶段,我们获得了五分钟的补时时间。如果你在PlayStation上玩足球游戏的话,那么你一定很清楚,若是你在比赛第91分钟时还是1-2落后的话,你是肯定赢不了比赛的。结局已定。但还是继续试一试吧,尽管胜利看上去已经不可能了。
之后出现了一个角球,由大卫-席尔瓦来主罚。我打进了那个球——一粒飞向球门中央的头球,发生在比赛的91分20秒。回看比赛录像的话,你会看到我在跑回中圈的时候对每个人大喊着“加油,加油!”的样子。还剩下两三分钟的时间,或许我们还没完蛋?
德甲
(图)哲科为曼城打入了至关重要的扳平进球
剩下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我都没有搞清楚我们是如何做到的。一定是上天给了我们留下冠军的机会。人们一直问我关于阿圭罗的那个进球,当时在球场上的感觉是怎样的。老实讲,最强烈的感受其实就是解脱。你可能没办法想象那个进球打进之后我有多释然。我们在那样一支伟大的球队中努力了整个赛季,表现得那么好,而我们距离失去冠军却只有寥寥数秒的时间。
德甲
(图)阿圭罗打入绝杀进球
这是曼城44年来的首个冠军,以这样的方式赢下桂冠真是太疯狂了。这场比赛也告诉我,无论在足球世界中还是人生中,你永远都不能放弃。一旦你放弃,你就是一个“死人”了。那样我们就完蛋了,我们就会一无是处。
可能当你读到这里的时候,你会觉得当我重新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是非常享受的,不是吗?
德甲
对于这次夺冠的喜悦,我还记得那些与我一道赢得冠军的队友们。阿圭罗、席尔瓦、亚亚-图雷、孔帕尼,当然还有巴洛特利,他真的是个不错的人。有的时候媒体会无缘无故地“杀了他”,我非常不理解这种情况。他就像是某部电影的主角一样——每件事情非黑即白,但永远都是关于巴洛特利。但实际上他是个非常有趣的人,他也是一个冠军。
我也很幸运,在夺冠时刻,我身边有科拉罗夫和斯特凡-萨维奇两位与我一样在巴尔干地区长大的队友。与来自同一地区的队友一起在英超联赛中踢球是一种别样的感受,考虑到我们的出身和成长的时期,大家一同成为冠军更是一份别样的荣誉。
你可能记得,我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萨拉热窝。在那场战争中,我有好几次都不得不终止在街道上的比赛,因为警报拉响了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找好躲避的地方。(译注:现效力于马德里竞技的斯特凡-萨维奇在2011-12赛季曾短暂效力于曼城并随队夺冠,有着12场1球的记录;哲科所在的波黑,科拉罗夫所在的塞尔维亚以及萨维奇所在的黑山同属巴尔干半岛)
德甲
当你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是不会真正明白危险的含义的。我在六岁的时候虽然清楚地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坦白讲我并没有更进一步地思考过。我的父母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忧心忡忡。我想他们同很多人一样,在那场战争中也背负着很多压力和负担。可以说没有我的父母就没有我的人生。当战事在四年后宣告终结时,周围的一切都毁掉了。没有城市能够幸免。我还记得父亲带着我参加在泽列兹尼察的第一次训练时,我们在不得以的情况下要乘两路不同的公交车以及一路电车才能到达目的地。抵达训练场所花费的时间总要超过半个小时,而我们的训练场地实际上是在一个高中里,因为俱乐部的球场被摧毁了。尽管父亲也有繁重的工作要做,但他还是会每天带我去训练,并在训练结束的时候递给我一根香蕉吃。
即便在艰难的时光里,父母也给予我和妹妹一切的爱。
德甲
(图)年幼时的哲科
每个人都有梦想。但在那样的时期里,当整个国家都在重建之际,你不可能去考虑更多的事情。我只记得自己很高兴能够在没有警报、危险以及任何干扰的情况下第一次踢上真正的足球。没有什么抱怨,仅仅有足球就足够了。如果我有梦想的话,那就是为泽列兹尼察的一线队效力。这在当时就差不多足够令我父亲骄傲的了,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职业足球,但却始终深爱着这项运动。我还记得自己17岁的时候,我和他一起去当地的某家购物中心。那是个太平常不过的日子了,我甚至记不得那天我们买了什么东西。突然间,我接到了一位教练的电话。他说,“明天,你就会升至一线队备战新赛季。”
我转回身告诉父亲,他完完全全地懵了。他的感觉就像是:“谁?为什么?什么时候?和谁?怎么回事???”
对我来说,能够与他一同经历这样的时刻让它变得更加伟大了,因为他从我接触足球的第一步起就陪伴着我。在战争结束后,我训练的每一步都有他的陪伴。我当时并不期待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在德国、英格兰甚至是意大利踢球。对我来说,在那段时期,意甲完全在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在上世纪90年代璀璨夺目的意甲联赛中,你可以看到在亚平宁半岛上有那么多伟大的球员们同场竞技,而我尤为喜爱舍甫琴科。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一位青训教练就叫我“舍甫琴科”,他说这是因为我长得像他,但我很喜欢他这么叫。舍瓦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2008年我在沃尔夫斯堡效力时在球场上面对舍瓦的场景。当时他以租借的身份回到了米兰,而那场比赛发生在圣西罗球场。太不可思议了。在比赛前,我在球员通道遇见了他,并直接问他能否在赛后与他交换球衣。
他说,“好啊,没问题。”
我想他一定感受到了我对他有多么尊敬,因为在半场休息的时候,他就找到我,把球衣交给了我。他甚至没有等到比赛结束。我会一直铭记这段经历,这样的时刻总是非常特别的。
德甲
(图)穿上舍瓦球衣的哲科
有趣的是,尽管如今我已经在很多国家踢过球了,但只有罗马让我有家一般的感觉。波黑和萨拉热窝当然永远都会是我心中的第一家乡,但罗马会是我难忘的第二家乡。家对我来说是一个让人有着舒适感受的地方,我可以以一种完全沉浸其中的状态来思考足球,没有其他问题的困扰,家人们也生活得很幸福。很久之前我就想去意甲踢球了,为此我还学过意大利语,而如今我已经在这里有了一定的成绩。
人们总是问我,在英格兰和意大利踢球有什么不同。英格兰总是在强调速度、速度、速度。而这里则是战术、战术、战术。我在这三个年头的意甲经历中学习、收获的东西多得会令你惊讶。但对我来说,最惊讶的是,我能与托蒂这样称得上传奇的人物成为朋友。我一直跟他说,我真想在职业生涯更早一些的时候来到这里,因为这样他就能帮我打进更多更多的进球了!与他并肩作战的赛季让我对足球的理解有着极大的提升。他总是能看透场上的一切,并用传球领着我跑向我根本没曾考虑到的绝佳区域。我很高兴能够来到意大利踢球,我这里学到了太多关于足球的东西。
德甲
上赛季,我们在欧冠赛场上经历了类似于当年曼城对阵女王公园巡游者那样的时刻。那场对阵巴塞罗那的1/4决赛是那种日后你可以一边让孩子们看着比赛录像,一边说着“看看这场比赛,你看,你们可绝不能放弃啊”的比赛。在首回合,我们输了一个1-4的比分。这场对阵巴萨的1-4会不由得让你再次在看向球场的时候有一种“你要完蛋了”的念头。
但是在次回合的主场比赛中,我很幸运地在比赛的一开始就打入一球——大概是在第五六分钟吧。从那时起,球迷们就开始给予我们能量。接着我们在下半场获得了一个点球,德罗西在助跑后打向了球门的右下方。对方门将甚至猜对了方向,但德罗西的打门力量太大了,似乎能洞穿一切。你的血液里有了那种感觉:或许,我们能行?
我们不停地奔跑,凭着激发出的本能与信念,竭尽全力地比赛。这真的很像是2012年的那一次,我们都在喊着:“加油!加油!加油!”
最后,马诺拉斯在比赛的第82分钟打入了第三粒进球。太不可思议了。
德甲
(图)马诺拉斯的进球最终令罗马完成了大逆转
在第二天清晨,我看了比赛的录像,从场面上看,我们甚至本可以轻松地打入五、六粒进球。当你面对的是巴塞罗那时,说出这样的话总会感觉有些奇怪,但这场大逆转并不是个奇迹。留给他们的机会真的不多,相反,我们则掌控着比赛的局势。我们在战术上完美地力克了对手。
如今我已经32岁,我并不能确定接下来的路是怎样的。我当然乐于帮助波黑队再次闯入大赛的决赛圈。我也很骄傲于自己能够在2014年的世界杯赛场上为自己的祖国带来幸福感。想象一下,那可是波黑队历史上第一次参加世界杯,而我们出现在了球队的世界杯首战中,在马拉卡纳球场对阵阿根廷队。这就像是梦想成真了一样。我只是希望我们在当时能够阻止梅西进球!
在战后,我这一代的孩子们在成长的道路上怀揣着十分单纯的梦想。我们只是希望能够在和平的状态下踢球。如今,我既拥有足球这个伙伴,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宁静。这就是我的人生。老实讲,我真希望自己能够出战和观看尽可能多的比赛。有的时候我的妻子会抓住我正在客厅看着意甲、英超或是其他足球节目,她总是会问,“这么多与足球相关的东西还不够吗?”
我只是会微笑应对。她早就知道问题的答案了。不,当然了,从来都不够。
德甲

更多

请戳